菜单导航

醉在春风里,黎明寺林场听松涛

作者: 雨松 发布时间: 2019年08月09日 17:01:42
  一次次驴行,一条条不同的山路,一个个坚实的脚印。当我们迎着晨风踏上未知的旅程,那是一种新奇和激动。在灯下,回味一天走过的路,如一个完美的圆圈,放松而释然。偶然听到波娃子说的,明早我们可以睡到自然醒。这日子,绝对会让抱着钱滚岩的人羡慕嫉妒

  一次次驴行,一条条不同的山路,一个个坚实的脚印。当我们迎着晨风踏上未知的旅程,那是一种新奇和激动。在灯下,回味一天走过的路,如一个完美的圆圈,放松而释然。偶然听到波娃子说的,明早我们可以睡到自然醒。这日子,绝对会让抱着钱滚岩的人羡慕嫉妒恨!


  3月10日早上9:00多,14名驴友聚集朱德故里自由户外部落基地,搭车出发。据说还有南部的来找组织的,但时间已过,就不等人了。从仪陇新马路到了新城下车,走在村道上,春风扑面,菜花花尚未开完,农家甚是悠闲,眼看太阳要出来,洗衣服的、修房造屋的还不少。老百姓很是热心,只要你问路,绝对给你说的妥妥帖帖。碰到几个在读初中周末放假的小女子,也加入了我们队伍,问这问那,一路叽叽喳喳给我们介绍情况。队伍增至18人,热闹。同样是下山时,也路遇几个小丫头,在山脚高声给我们指路。还有一个小丫头从断了路的地方爬上来回家去,大家在这里都是上下呼应,好不容易才梭下来,俺也摔了一跤,手上到处是刺藤挂伤的印子。


  到了山顶松林坡,已是12:00多,大家席地而坐歇息,波娃子即兴给大家表演了一段街舞?肚皮舞?锅庄?还是家门不错,几个小丫头唱歌《爱情买卖》等等流行的、不流行的,她给大家跳舞助兴,舞台就是松针和荒草织成的地毯,灯光就是头顶暖洋洋的太阳,使人忘记了在荒山野岭,大家乐翻了天,登山的疲劳一扫而空。美女们带的好吃的,大家好好地享受了一顿,收拾起垃圾、物品,继续前进!


  “大王派我来巡山哪!”大家一路沿着户外红旗的指引,高歌向前。看到了黎明寺,在一个半山坡,只有一堵石墙,依稀还能看到香火台,已经看不出颜色的红幅。据说是建林场毁了的,那边的寨门也早已滚石遍地,松林里还能见到堑壕的影子。春登黎明寺,荒草没人迹;古今多少事,渔唱起三更;春风过松林,踏歌万里行!


  好大一片松林坡,人行其中,凉风习习,松香宜人,夏天一定凉快哈。林子里还有野炊过的痕迹,那是多么惬意啊。偶然在一块大石头坝子上面看到一个大大的心形,原来是用松针烧出来的,看看这些少男少女们,真是又浪又漫哈。这是一片国有林场,是不准许乱砍乱伐的,而有些人却不是那么自觉。在守林场的屋子里,临时休整,喝了一口缸里的水,清冽冰凉,沁人心脾,解渴哈。不敢喝多了,怕肚子疼。正如我们吃饭的那家房东说,他们接的山泉水沉淀都没有,城里的自来水他还喝不惯。


  事先凤歌联系了荣光村的老蒋家,老两口昨天都把菜买好了,还拿出了核桃泡酒,和着波娃子装的一水瓶散白干。还有越嚼越香的腊肉,红萝卜炖菜、炖藕,豌豆颠,还有香喷喷的大米饭,吃得人上下舒畅。老人家还买来了花生、糖、烟等,盛情招待我们,感动哈。而那些窜到乡下的所谓和尚尼姑、卖打药的骗子等,如果骗到我们这么厚道的老乡家来,真该万死!不过,见得多了,老人家也提高了警惕。小妮子、光头、凤歌、一瓢等忙着帮老奶奶下厨,两桌饭热气腾腾的,使人食欲大增。不过这么大运动量,即使长嘎嘎也只会长肌肉的。


  大家凑齐了每人30元的份子钱,当然四朵金花除外,一并交给大爷大娘,但他们无论如何也不收,最后好说歹说才收下。我们的父老乡亲,就是两个字:淳朴!14:00多吧,我们谢别蒋大爷一家,也和光头、四朵金花告别,他们要走原路返回,光头是资深摩友,还要去骑他的宝马。今天我们也算是摩步化行进哈,玩得尽兴。


  这一片的新农村建设不错,错落有致,鸡鸭成群晚不收。16:40许,新马路候车,5、6元的车费当然各给各啦。17:30左右,大家终于平安回到老巢,6小时的户外徒步结束。晚上在波娃子那里喝的稀饭,OK!


  走遍山山水水,驴友们说,不经意间,还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么大的潜能。只是老死的时候,难得收脚迹哈,半天死不下去。怎么会呢,呵呵。世间名利纷争,三寸气在千般用,命见无常万事休!仁者乐山,智者乐水,活着,拼的就是身体!活的就是精神!

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