菜单导航

温柔八月,雨后时光

作者: 慕波 发布时间: 2019年09月07日 21:10:35

  一、琼岛的温柔八月

  不知不觉间,时光将七月的灼热送走,迎来了八月的温柔。是的,八月是温柔的,八月在我的人生印记里,是很美的一个季节。这个季节,是雨水充沛的季节,这个季节,隐隐约约地,开始听见了远远传过来的,秋天的脚步声。

  这段日子,几乎每天都会下一场雨,晚风开始凉爽了,走在雨后的街道上,专门挑选有一点积水的地方走,踩着那雨水,脑海里出现童年和小伙伴在积水中调皮地嬉戏的镜头,当然,那些无数的童年经历的画面,有一些已经模糊了,但是,感觉还是那么亲切。

  雨,似乎喜欢在我上班前光临,今天也不例外。到了单位后,雨下得更大了。这场雨,来的让人措手不及(最近用的最多的形容下雨时感觉的成语),雨夹着风,一会儿东一会儿西地猛下,电闪雷鸣,雨帘密密的,白茫茫地遮盖住了远处的山峰。这场雨,下了足足两个小时。回想起去年的这个时候,那年的干旱也是着实难倒了琼岛人。真是年年光阴相似,年年风景不同。

  风雨中,我的眼光总是自觉不自觉地望向窗外铁路居民楼边上那棵椰子树。那树细细高高的,每一次的风雨中,它都在飘摇,仿佛要被拦腰折断,但是,每一次都顽强地挺拔着。人的意志,许多时候也应像这树一样,才能历经人生的艰难与挫败。

  喜欢雨,也心血来潮写过不少关于雨的文字。雨的心情,似乎是占据我生活心情最多的主题了。

  琼岛的阳光总是那么热烈,将人的心情暴晒得燥热。一段时间没下雨了,而这些天,天天下雨,雨多是在午后,或者傍晚的时候光临。

  二、雨林老屋里的时光

  一个雨后的黄昏,与友人,各自带着孩子,一起去了霸王岭那个叫做“热带雨林老屋”的山中酒店过周末。去霸王岭那么多次,我还是第一次在那里的度假酒店下榻。

  那天的午后开始,雨就一直不停地下,以至于我要外出的心情定不下来,在去或不去之间纠结着。还好。雨在黄昏时分很知趣地小了下来,天空中只有一丝丝很细很小的雨在飘飞着。车行驶在下过雨的路上,碾过雨水发出的声音,此时听来也那么好听。

  可是山中无雨。这是让人惊异的。山的那边,晚霞在天边缠绵着,缱绻着,仿佛不愿意那么快消失。山路上是干的,落日余晖中,两旁的竹林、灌木、草丛显得如此青绿,高一些的树枝朝各自朝两边延伸过去,形成一条浓密的树荫,路在树荫中向前延伸。

  雨林老屋和它的名字一样,乡村味道十分浓郁。石板小径,弯弯曲曲,大堂的顶是茅草盖的,几张石板桌椅,让人的心情出奇地好。我们住的是一楼的108,完全就是一个农村的小院落,院子里的一道木门,木栓栓着的,和乡村农家的门没啥两样。房间的前后门也是木门,颜色暗沉,隐约还能闻见木头的味道。院子里有一张石板桌,四张小石凳围着。院子里种着山芋,还有一些花草。后院有一个温泉小池,池是用大小差不多的小石子垒起来的,十分原始。池里没有温泉,据说是温泉输送的环节尚未完成。一张休闲的躺椅,安静地靠在依然是用石头垒砌的墙边。

  坐在躺椅上,目光穿过并不高的墙,可以望见天边惨淡的夕阳,还有几丝云彩。院子里的围墙是未经水泥涂抹过的,一些大小差不多的石砖垒起来的。真像我海边故乡的院落,墙也是这样用石头垒砌而成,晨曦和夕阳会从石头缝里钻进院子,悄然洒下一点点的灿烂和余晖。海边就在不远处,可以听见风传送过来的海潮声,咸涩的海风吹来,吹在脸上,海边人的脸色都是红里透着黝黑,那是极其健康的肤色。

  这样的时候,总是能想起大海,想起海边的树林,海上的礁石来,海滩上小小的脚丫,仿佛并没有让潮起潮落的岁月抹掉,永远都那么清晰地留在了记忆中。

  这时,依稀能听见隔壁的院子里人语声,有点邻居人家的味道。

  雨林老屋的住房由两个房间构成。一个睡房,一个客厅。倘若后院能有一片小空间做厨房,居住在这里,那么过的就该是神仙般的日子了。

  整个酒店所有四通八达的小径,全都是圆滑的小石子铺就的。早晨醒来的时候,才看清楚,西面靠围墙的地方,有很多棵高大的龙眼树,树上结满了果子,在晨曦下沉甸甸的。据说酒店是在几栋搬迁了的居民住宅楼的基础上修建的,难怪有这么多的果树,根本无需像其他酒店一样,从别出移来花草树木,重新栽种。这也就是“老屋”的魅力所在吧,虽然它只是刚刚起步,但是相信日后会有不少游人因它的原始、淳朴、安静纷沓而来。

<